22
2016
08

快乐人生要远离自负

  作者:尔德斯·赫胥黎

  每种高级宗教的信仰都包含两种对立的存在:一种是无穷的乐观精神,另一种是深刻的悲观主义。它们告诉我们,人类的自负多多少少遮盖了存在于自身的一道光芒,这道光芒就存在于每个人的心灵深处。然而,只要我们愿意做,我们就可以让自负远离自己,或者说,重新让这道光芒闪现出来,并与创造它的神融合为一体,于是传统宗教的乐观主义就产生了。尽管每个人都受到了召唤,然而因为很少有人愿意被选中,所以也就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受到青睐,于是悲观主义就产生了。

快乐人生要远离自负 阅读

  我认为,比任何形式的现代乌托邦主义更现实、更符合既成事实的就是更加古老的人性和命运的观念。

  显而易见的是,假如诱惑很大或持续的时间过长,大多数人就会屈从。因为,主祷文告诉我们,要祈求上帝的保佑,不要让自己被诱惑牵着鼻子走。或许,营造一个完美的社会秩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。然而,我相信,把危险的诱惑降到我们当前的能力范围之内,是完全有可能实现的。

  作为一个社会公民,我们应该树立这样的目标:构建一个能把危险诱惑降到最低程度的社会。我们可以使用各种方式去实现这个目标。然而,是否因为目标是正当的,我们就可以使用本质上并不正当的手段呢?对于这个问题,我们在理论上可以广泛地发表自己的看法。然而,我发现,我们使用的手段无一例外地决定了所实现目标的本质。正如马哈特玛·甘地孜孜不倦地强调:“手段是目标的初始阶段。”为了把自己生活的世界建议得更美好,人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然而,除了小工具、管道和卫生之外,取得的成就真是少之又少。正如一句谚语所说的那样:“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用善意铺成的。”然而,只要我们意识到我们使用的手段是卑劣的,或仅仅是不当的,却还要试图继续下去,那么善意同样会导致恶果,并成为具有讽刺意味的悲剧。

  我个人能否做些事情,让未来的历史少一些当前和已成历史的所有悲剧和讽刺味道呢?我相信,我能够做到。作为一个公民,我能够运用自己所有的智慧和美好的愿望,形成与所要实现的理想目标具有相同性质的政治手段。作为一个拥有灵魂与肉体的人,我能够从自负中挣脱出来,让给予生命和意识的神的光芒重现,照亮我的全身。

  真正的自由往往受到一定的约束和限制,要么是法律上的,要么是道义上的。学会摆脱自负,既是解决人生问题的重要工具,也是消除人生痛苦的重要手段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会以坚强、果敢的态度,让生命之光照耀心灵。

  摘自《世界上最富哲理的美文》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