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
2016
09

失明者的健全生活

  作者:罗伯特·G.奥尔曼

  我的双眼是在4岁时失明的。在大西洋城的一个货场,当时我从棚车上摔了下来,头部受到了重创。如今32岁的我依然能模糊地想起阳光的灿烂和红色的鲜亮。重见光明固然美好,但不幸也会给人带来奇妙的感觉。那天,我突然意识到,如果我没有失明,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热爱生活。现在,我相信生活。如果我不是盲人,我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还会这样深信不疑。我并不是说宁愿失去双眼,而只是想说,失去它们让我更加珍惜自己的其他能力。

失明者的健全生活 阅读

  我相信,生活要求人们不断自我调整以适应现实。一个人若能更及时地自我调整,那他的生活也就更加有意义。然而,自我调整并不容易。曾经我时常感到疑惑、恐惧,但我很幸运。父母与老师在我的身上看到了我无法看到的东西——即生活的潜能,于是他们鼓励我与失明抗争到底。

  我必须学会相信自己,这对我来说是最难的课程,不过也是最基础的。如果做不到,我就会彻底崩溃,最终只能坐在前门的摇椅上度过自己的余生。我所说的相信自己,并不只局限于帮我独自走下陌生楼梯那种简单的自信,而是指更为广泛的方面,即相信自己虽然不完美,却是一个真实的积极向上的人,相信在茫茫人海中,必定有一个适合自己的特殊位置。

  我用了很多年的时间去发现并巩固这种信念,这得从最基础的事情开始。一天,有人给了我一个室内棒球,我以为他是在挖苦我,因此感觉受到了伤害。我说:“我玩不了。”他催促着我:“拿着,让它在地上滚。”这句话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“让它在地上滚!”通过滚球,我可以听到它滚动的位置。一个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,那就是打棒球,这是我曾经认为不可能实现的目标。于是,我在费城奥弗布洛克盲人学校,发明了一种很受欢迎的棒球游戏。我们称之为地面球。

  我为自己的一生树立了很多目标,并准备逐一实现。没错,我必须了解自己的极限。如果一开始就知道目标超出了自己的能力,而不是实现,那不是件好事,最终只会酿成失败的苦果。有时我也会失败,但不管怎么说,我总会有所进步。

  我相信,正是因为我的生命模式基于一定的价值观,我才能更容易地进步。我发现,如果我努力做个诚实的人,生活也就会更容易。我从友谊以及与他人的相互依赖中获得了力量。如果没有那些视力正常的朋友,我就是一个真正的盲人。可以谦恭地说,我生活的目标和慰籍是从一个凡人信仰上帝的志向中找到的。也许,物质生活对于失明者而言,并不像对其他人那样重要。我只知道,有一个信念一直鼓舞着我,那就是努力成为高尚的人,而且也只有它能帮助我健全地生活。

  摘自《世界上最富哲理的美文》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