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
2016
10

贫富二代,心结如何解?

  二十多辆白色的豪华奔驰车,在夜色里呼啸而来,戛然而止。在路人慌乱的回头中,车上走下来一水儿的“阔少”,个个戴着墨镜,穿着黑色西服,扬长而去……时尚偶像剧里的“经典”镜头,如今已然成为大中城市繁华之地最常见的真实一幕。

 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,“富二代”粉墨登场。

贫富二代,心结如何解? 阅读

  中国有多少“富二代”?据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美林集团统计,中国内地仅千万富翁就已超过24万,而所有民营企业中家族企业占了八成,有资格成为百万乃至千万富翁的“富二代”们数不胜数。此外,中国还有300多万家民营企业,占去中国经济主体2/3的江山。

  “富二代”,飙车将飙向何方

  马路飙车,也许是“富二代”事关生活方式的一次青春记忆,却因撞伤公众神经甚至威胁他人生命招致社会不满。一项调查显示,超过70%的受访者对“富二代”抱有负面印象。

  也许公众把“富二代”的负面形象放大了,也许公众是在拿显微镜观察“富二代”,但不管怎样,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,公众对其承继者必然有更高期望。毕竟,社会需要一个有担当和有责任的“富二代”,而不是一个只知炫富、放纵的“富二代”。

  有一点毫无疑问:对中国很多刚刚富裕或者暴富起来的人说,还来不及学习如何“做富人”,如何“花钱”,如何在财富面前“一日三省”,不迷失、不膨胀。公众有时嘲讽和恼怒那些在全民致富比赛中“率先胜出”的人,与他们只知道钱如何赚而不知如何花有很大关系。

  比如在宁波高速公路上耀武扬威的“宝马男”,某私营企业老总的儿子,由于所驾驶的宝马车无牌照、无保险,被高速交警拦下要求暂扣车辆。谁想到,“宝马男”当场叫嚣“500万摆平警察”,还在高速公路接连上演了“砸车秀”的闹剧。

  让公众如此不安的,是富二代骨子里冒出的“拿钱搞定一切”、“拿钱摆平”的人生信条。也许从小到大,在一些“富二代”眼里,“拿钱搞定一切”的事情见得太多了。遇到难办、甚至触碰法律红线、道德底线的事情,社会上不就流行“拿钱砸”的办事逻辑吗?在潜规则中成长起来的“富二代”,如何期望他们敬畏法律、敬畏生命?把公共道路当自家跑马场,或许已算乖孩子了。

  “富二代”产生的问题,社会潜规则是其沃土。而社会潜规则的盛行,固然跟社会转型期的体制、法制漏洞有关,但也不能忽视社会价值观的变迁。

  社会转型期,穷怕了的我们对金钱和财富的极度艳羡、过分崇拜与溺爱,导致了金钱和财富的进一步放纵、横行、所向披靡,令金钱和财富几乎成了社会的一张“万能通行证”,一把“万能钥匙”。我们在逐渐丧失以往传统社会中对知识和修身的崇拜的同时,知识和修身对富贵阶层思想和行为方式的引导与影响也降至低点。

  《大学》里说:“富润屋,德润身”,这些警世良言,不应只存在于国学热爱者的诵读之中。

  “贫二代”,被斩断的梦想

  当“富二代”在新闻媒体上的负面曝光率越来越高时,关于这个群体的形象已经被彻底摧毁。俗语“为富不仁”正在这些“富二代”的丑行上夸张和放大,败坏的或许不只是家族的名声,更是社会的公平环境。确切地说,“富二代”的不良行径正在强化仇富的思想。

  与此同时,关于“贫二代”的评价标准被挂在网络上。与网络上甚嚣尘上的“贫二代18条标准”相对应的,是在公平缺失的环境里,“贫二代”的尴尬生存处境。以往期待通过高考这条独木桥逆转命运的狭窄之路,在如今的社会里貌似被彻底堵死,“贫二代”的成长之路变得更加迷雾重重。

  从高考前农村学生的“弃考”风波,到高考时权富阶层子女的“民族成分”加分丑闻;从工资收入的“被增长”,到高校毕业生的“被就业”;从“富二代”醉驾撞人的顶包,到高校就读名额被顶替侵占……一系列事件中,“贫二代”的身份弱势成为其权益丧失的根本原因。权和富的能量被无限释放,而挤压到“贫二代”最基本的生存空间——包括生命。

  在“拼爹”的社会竞争里,“贫二代”被伤得一塌糊涂。如果把生命比成一场游戏,“富二代”就像是输入了通关码,拥有打不死的无敌金身,但“贫二代”则是靠自己的身手对抗着莫名的大BOSS,一块游戏币能走多远,没人能知。

  想起了《奋斗》。陆涛的成功不过是建立在一个好爸爸的基础上,为他的任性埋单的不过是家族背景雄厚的经济基础。在陆涛风光的光环左右下,其他奋斗者不过是陪衬的配角而已。

  俗语说: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孩子会打洞。”“富二代”似乎就是俗话里的龙和凤,“贫二代”则不知道该用啥来形容——不论是何种形象。“贫二代”,成功者寥寥,平淡者却是一抓一大把。曾经的光荣与梦想,在某一刻清醒时便烟消云散。

  别用大道理来指责“贫二代”的自我放逐。在社会的磨砺中参透的人生总是充满血或泪的教训。就像“贫二代”标准里写到的那样:有仇富心理,并十分痛恨贪官,觉得他们不仅夺取了父辈的财富,更夺取了翻身的机会。剥夺“翻身的机会”,或许比剥夺财富本身更让人心寒。

  国外家族企业如何接班

  接班人问题是个困扰全球企业家的难题。国外企业经过上百年的发展,积累了不少经验。在欧洲,第一代创办企业;第二代在企业工作但一般不直接接班,而是由一个年长的“老臣”短暂接力、辅佐后再交给第二代,有点类似中国的“顾命大臣”;等到第三代、第四代,那时公司已经公众化了,继承人也已经“由富到贵到雅”,不愿再从事企业管理,而成为单纯的“食利阶层”。

  在日本企业界,从17世纪开始就一直有“养子当家”的传统。为防止嫡系子孙不肖导致家业衰败,很多家族企业都早收德才兼备的养子以继承家业。仅1900年至1945年,三井集团的总管家等29位家长中就有6位养子。其他著名财阀,如丰田汽车第一任社长、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传位的对象都是养子。

  众所周知的是,从2007年4月起,有“股神”之称的美国著名投资人沃伦·巴菲特刊登了一条招聘广告,他想寻找接班人,替他管理旗下约1000亿美元的资产。他将准备采取类似“美国偶像”那样的选秀程序,先选出约20个“真正有希望的”人,然后重点考察。

  美籍华人画家高小华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出一个观点,关于欧洲社会阶层的稳定,在于中产阶级的“承上启下”:穷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进入中产阶级的圈层中,而中产阶级则通过奋斗进入贵族,受勋享爵。多少世纪延续下来的这种体系有一套自己的脉络,有其连贯性。

  如何解结

  一旦“富二代”与“贫二代”的“代沟”在阶层之间相互联系的途径被彻底关闭,先富的一拨人斩断了未富起来的人们关于富裕的联想和努力,穷和富被封闭在死循环里找不到出口;“富二代”的为所欲为和“贫二代”的想为而不可为的强烈反差持续下去,“富二代”的坐享其成和“贫二代”的“从迷恋个人奋斗到觉得奋斗根本改变不了命运”形成鸿沟的无法逾越,都将直接导致新的贫富分化和仇富心理,进而出现更广范围、更大深度的阶层分化和社会不公,是破坏国家稳定和浊朽文化风气的头号威胁。

  那怎么办呢?就从“富二代”低调开车、“贫二代”高调过斑马线开始吧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